美国:降半旗背后的控枪困境

国际
10阅读

近来,美国枪击案屡屡发生。今年以来,美国的国旗已多次降下,甚至在3月和4月创下了两个月降半旗5次的尴尬纪录。这背后除了疫情,还有一个困扰了美国多年的痼疾——枪支泛滥!

据美国联邦调查局5月4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四个月全美枪支销售量达到近1600万支,比去年同期猛增31%。在美国警方的数据中,仅芝加哥今年前四个月共发生杀人案187起,多达997人遭枪击,均比去年同期显著增多。

为什么美国枪击案愈来愈多,拜登誓言控枪能否成功?控枪为何成为美式难题?令人悲伤的枪口背后又有怎样的巨大利益纠葛?

根据“枪支暴力档案”统计分析,2020年是美国有完整记录以来,全年死于各类枪击事件人数首次超过4万人。其中,2020年造成4人及以上伤亡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共发生611起,较2019年激增47%,创历史新高。而2021年尚未过半,便已有超过16000人死于各类枪支暴力事件,平均每天超过130人遇难,分针每转一圈就有五个美国人死于枪下。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刁大明:在美国历史上看,旧疾往往会遇到新伤。就是在社会层面上,集中性问题的这样一种暴发,往往会暴发在枪支泛滥这个点上。比如说在2020年这样的疫情的一种情况下,对于这个美国本来就存在的一种极大社会矛盾的进一步的刺激或者催化,那势必导致它枪击事件的这种频发,或者枪支泛滥的进一步加剧。

惨剧背后则是美国的枪支销量节节攀升。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5月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四个月全美枪支销售量达到近1600万支,比去年同期猛增31%,创下自1998年有枪支销售纪录以来的新高。而另一份关于美国民间枪支持有量的统计结果同样惊人。1996年美国私人拥枪数量为2.42亿支,2000年为2.59亿支,2009年这个数字达到了3.3亿支,首次达到美国全国人口总量。而到今年,全美枪支保有量已接近4亿支。

而在疫情期间美国种族歧视、警察暴力执法等人权痼疾频发,也让民众感受到“人手一枪”的威胁。

去年5月,美国白人警察在明尼苏达州“跪杀”非裔男子弗洛伊德,引发了全美各地的抗议示威活动,甚至逐渐升级成暴力冲突,而少数族裔群体与警察之间的尖锐对立也在暴力冲突和暴力执法的怪圈里愈发凸显。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张文宗:一方面美国警察执法暴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一种恶性的循环,也就是警察在执法的过程当中,一般来讲也比较担心嫌疑人持有枪支。另外一方面,民众在看到尤其是少数族裔在看到警察过度执法的过程中,也有一种用枪来保护自己的情绪在,所以这两者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让美国的种族暴力和美国的执法暴力,以及民众的持枪自卫权,形成了一种恶性的互动。

在美国买把枪到底有多容易

在美国,每年因枪击造成的死伤人数触目惊心。但即便如此,在美国拥有一支枪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根据美国的法律要求,购枪者必须是美国公民或者永久居民。在卖出一把枪之前,枪店店员则需要按照政府规定,在电脑上输入顾客的信息,以对他们进行背景审查。

总台记者 王昕:背景审查包括哪些内容?

枪店店员 马克:我不知道电脑是怎么查的,因为我只需要得到一份报告,这份报告会显示你是否有过犯罪记录。我把你的信息输入到电脑里,点“回车”,等待20秒,如果你通过了,那么你就可以把枪买走了。

总台记者 王昕:如果没有通过呢?

枪店店员 马克:如果没通过,那么顾客有权要求州警察做出解释。

总台记者 王昕:被拒的概率多大。

枪店店员 马克:一百个里面有一个吧,大概是这样。

美国政府想控枪?没那么容易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NRA)成立于1871年,是美国最大的拥枪组织和强大的利益集团,在美国的控枪运动中扮演着主要反对者的角色。从1977年开始,美国步枪协会每年都会公开支持反对枪支管制的总统。根据有关统计数据,该协会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捐出政治竞选资金5440万美元,其中3000万美元捐给了共和党候选人。此外,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统计,目前美国国会两院的535名成员中,有307人要么直接从协会及其附属机构处获得过竞选资金,要么就是从协会的广告活动中受益。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张文宗:在历次的国会选举当中,美国步枪协会都会给候选人在枪支问题上的立场打分,如果你是一个主张控枪或者禁枪的候选人,那么美国步枪协会就会向他的选民发出信息来反对竞选,反对你连任。

除美国步枪协会外,在美国反对控枪的利益集团还有全国持枪者协会、全国射击运动协会、全国枪支权利协会等十几个组织。这些利益集团都会为美国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提供大量政治捐款,仅2010年至2018年期间,就通过政治行动委员会捐款1.13亿美元。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张文宗:除了刚才提到的美国步枪协会所代表的支持拥枪的这些选民、这些群体以外,我觉得和美国的枪支生产上枪械生产商也有很大的关系。那么我们看美国历史上非常有名的枪械生产商,包括雷鸣盾、科尔特等,这些枪械生产上每年给美国贡献300多亿美元的GDP,那解决的就业有上百万。所以在控枪问题上,在禁枪问题上,这些枪械生产商,我觉得和美国的步枪协会和美国的选民群体,形成了密切的利益相关者。

以宪法为名,在美元的操弄下,枪支管控已逐渐成为左右竞选成败的重要因素,哪个政党都不敢轻易越过雷池。

控枪?为何连美国总统都做不到

时任美国总统 克林顿:我不认为我们完全认识到,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有多么暴力。

克林顿政府时期,美国国会曾通过《联邦攻击性武器禁售令》,明确禁止在民间出售19种攻击性较强的半自动枪械以及10发以上的子弹夹,在控枪问题上取得一些进展。

时任美国总统 奥巴马:所有的枪支销售者都必须持有许可证,并且要对购枪者进行背景检查,否则他们就会面临刑事诉讼。

奥巴马上台后推动对够枪者进行背景调查,尽管该法案得到90%美国人的支持,但是以共和党为代表的反对者们却不为所动。

美国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 保罗·莱恩:不存在什么漏洞之说,这就是个幌子,很明显,奥巴马总统不尊重第二宪法修正案赋予那些守法美国人的权利。

2016年1月,奥巴马政府不得不绕开国会,用发布行政命令的方式管控枪支,规定禁止精神病患者持有枪支,要求枪支经销商持证上岗,加强枪支购买者的背景审查。但是,随着共和党特朗普政府上台,奥巴马政府这些脆弱的控枪措施无法得到保持。

而专家认为,即便提高持枪买枪的门槛,在现今的美国社会,所谓控枪其实是一个伪命题。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刁大明:那好,民主党人即便是可以控制枪支,可以不让枪支无度地涌入民众的手里,那3.9亿支枪的存量怎么解决?所以这种情况下,你很难想象美国的任何一个政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美国的两党甚至会觉得,我之所以不收这3.9亿支枪的原因,是我要保护所谓的人权,但是你怎么能够通过,让老百姓可以无度地来持有枪支来保护人权呢?那显然是美国自身,一些所谓的偏狭的价值观导致这样一种结果。

这个难题,拜登能解决吗?

4月8日,身处巨大枪支管理压力之下的拜登在白宫玫瑰园发表“预防枪支暴力”演讲,演讲期间他一口气宣布了6项针对美国枪支泛滥问题的初步措施,以此来缓和美国当前严重的枪支暴力现状。

不过,美国媒体舆论普遍认为,美国枪支暴力很难短时间有效控制。此次拜登政府公布的新政策,也只是表达了拜登政府要加强枪支管控的决心而已,具体能影响枪支法律的内容其实很少。

美国纽约州雪城大学公共事务研究所主任 格兰特·里赫尔:拜登总统通过,颁布行政令采取的新措施,只是触碰到枪支法律的边缘而已。拜登总统和白宫官员也把这些措施形容为只是未来控枪行动的初始步骤,只是为以后更有效的采取控枪措施刻画了框架而已。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刁大明:那到目前为止他宣布的这些议题呢,让我感觉好像恐怕在行政令意义上,是可以进行强行推进的,但也一定会招致相关的这样一种司法起诉。因为我们知道这个做法本身,一定是会触碰到那些军械(公司)利益、军工利益集团的奶酪,他们一定会有相关的司法这种诉讼出现。其实现在已经有一些州开始对他这个行政令,进行相关的这种起诉了。如果一个州层次判定总统的行政令为所谓的违法的话,那确实有可能出现在全美范围内,叫停这个行政令的可能性。那就进入遥遥无期的这种司法拉锯战,意味着可能拜登高高举起的这个所谓控枪大棒,根本落不下去。

研究者分析,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政治仍将朝着两党争斗、政治极化的方向发展。而控枪,这个夹杂太多利益纠葛的复杂议题,势必会被各方力量反复撕扯,美国社会也似乎无法避免继续在枪声中沉沦。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